記者先生您好,

一大早聽到您的電話留言,說要再報導我的專訪.. 嚇得我心臟差點從胸口跳出來. 上週四的 報導,我才被嚇的手軟腳軟的,我只是個小小黎民百姓 怎又要再報導?

我可以拜託您一件事嗎 ? 當然,我要聲明􏰀:我非常認同這套功法,我身受其利,我也非常非常的樂意把我所學到的心得, 分享給跟我一樣痛苦,及需要幫助的病友. 但 ! 我非常希望您的 著墨點,是在黃安勝先生或自救學院上,而不是小小的我.. 如果您一定要寫我 ~~ 請用我最 原始的語言,不要有任何的裝飾與誇大好嗎?

對我而言,自救學院是一個非營利的慈善機構,不求分文,全心助人. 所有的見證皆是真有其 人,真有其事,不需要有任何的誇大與聳動,它自是一件真實美善的事 ! 如果不是我說的,或 是誇大的.. 面對病友,我將無法解釋,也無法面對. 若因我的言論引發學院與醫界的衝突,即 使是小小的衝突,都不會是我們樂見的.

所以,我把我的練功歷程,交給您了.
我是學工程的,我不懂什麼華麗的辭藻,潤飾, 我只是用最真實的聲音,寫出我的歷程. 宋奕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我找回我失去的生活品質    宋奕

我原本在十一月份檢查報告得知正常時,即想把自己生活獲得改善的歷程,讓與我一樣有著 痛苦經驗的人參考. 但,我瞻前顧後的猶豫著…. 比起練四個小時功的前輩們.. 我宛如羽翼 未豐的缺毛醜小鴨… 我不僅..噗噗的飛不起來.. 連走都是搖搖晃晃跌跌撞撞的…

我學功不過短短四個月… 其實,也搞不清楚自己練的到底如何,.. 站也站不久.還老在一個半 小時間來來回回的擺盪. 仰望如美麗天鵝般,在天空自由飛翔,已重獲新生的莎莎前輩,安盛 前輩.. 心底真是崇拜又自慚.. ( 好佩服他們過人的心力..), 念又一轉.. 像我這般凡夫俗子,心 力低弱的人,都可讓自己的生活獲得改善. 我是不是也可以讓與我一樣有著痛苦經驗的人,又無過人堅韌心力的人,也知道只要不放棄,挺的住苦好好的練這功法,也能解人痛苦,能找 回健康 ?

十二月份,我參加了學院來台辦的心得分享會,看到那麼多為病所苦的人,塞滿了整個大禮 堂….,心裡百感交集, 雅菁在臺上講,我忍不住在台下哭…. 我實在忍不住, 聽她輕描淡寫的 說著受的苦…,我的心忍不住的抽搐. 我親身經歷著,…我…感同身受… 所以,我􏰂定”野人獻 曝”,把小小醜小鴨練功重獲生活品質的過程,分享給病痛纏身的病友們.

病史簡介..

我今年二月,在台北某醫院開刀,證實是甲狀線癌,並在五月份做重劑量的放射碘治療. 天 啊! 我還做過幾次複合式健康檢查包含癌檢查呢 ,一切都顯示正常,不是嗎 ? 跟每個癌友一 樣…,從一開始被宣判癌症時的錯愕..到不能相信…腦筋裡一片空白…. 我常睜著眼躺在床上 發愣..數著生命一分一秒的倒數計時…面對癌症,我完全束手無策…… 心底的絕望與無 奈……..相信癌友們都能體會..

雖然,我的醫生告訴我,甲狀腺癌 5年的存活率很高… 控制的好..即使移轉有也不會立即致 命 ! 但…! 講到機率.. 當初不也說甲狀腺結節病患中,要找到一個甲狀腺癌的機率如大海撈 針..不到幾千分之一? 而我,確是那大海撈針的幾千分之一 ! 而那些存活率外的人.. 會不 會…又再是我 ?

一個又再是我的打擊 !

二月份手術後,疼痛 !! 與不適 !! 整個右半邊,上從右腦,右耳,右舌,右頸,右胸,下到右肋,右 背,右臀不能坐… 痛到要抓狂….又加上咳嗽,咳痰不止. 因為無止境的疼痛,我從內科,肺部照 數次X光..,轉到胸腔科,做心電圖,心臟超音波….看到外科,耳鼻喉科到腸胃科,照胃鏡,肝膽 脾的超音波..再轉到家醫科到癌痛科..也看了3.4家中醫,大大小小的醫院,從2月份看到9月 份. 請教了醫生,醫生說我這樣的例子幾乎是沒有. 七八百個甲狀線癌病人沒人像我這樣 醫 生建議我與它共存 ! 共存?? 我每天痛到要抓狂. 這樣的生活品質要我共存? 即使沒病我也 會瘋了 ! 每個醫生最後的處置,都是要我吃止痛藥.

我的生活變得糟透了,哪也不想去,哪也不想做,什麼也不想說. 身體的不適,折磨著我的精 神,最常做的,就是躺床上發愣..常想即使癌細胞切除了… 我也跟著完蛋.

每天若能有5分鐘的平息不痛..都變成一種幸福 ! 真讓人痛到不想活 !

走頭無路的我,再鐵齒也只好接受另類療法..,吃牛樟芝,巴西蘑菇,五行蔬菜湯,大量治療級 的天然維他命… 但…仍要靠貼疼痛藥布及點蜂膠麻痺痛處才能好過點..診療收據塞滿抽屜, 錢大把大把的花….,仍無法解除我的痛!

我真的深深的體驗到…為什麼有些人會久病厭世..

我真的不要這樣辛苦的活著.. ,我不要靠止痛藥過日子. 我著手整理前家醫院,我申請的手 術報告,病理報告,每一次的檢驗報告.所有的數字. 一字一句的翻查,並上網收集資料,上網 Q&A 的與網上醫生尋求支援. 把我應做的,該注意的.還欠缺的,我要再證實的,做好筆記..回 到醫院,與我的醫生討論.

六月份,我再次轉到台北另一家醫院求診. 我告訴我的醫生,我一顆止痛藥也不吃 ! 而且,我 不要與它共存,我要查個水落石出,我要治好我的痛. 醫生說,該檢查的都做了,看不出什麼異 狀,難不成要切開來看? 最後,我選擇了做正子攝影,(目前是最先進,可確認腫瘤是否為惡性的檢驗).我一定要查個清楚.

七月份,正子攝影檢查報告出來. 說頸部有多處亮點 ! 醫生懷疑癌細胞沒清乾淨 ! (亮點,是 癌細胞攝取的反應, 唯一的例外是組織發炎)是以,院方再安排做超音波掃描, 一週後,超音 波掃描確認頸部有2.5cm 的甲狀線殘留組織, 因正子攝影的亮點反應,使醫生高度懷疑還有 癌細胞的存在,告訴我可能需要再次開刀清除,或者,再做一次的重劑量的放射碘治療,清除 殘留組織.

十月份,我停了藥.. 等著一個半月後, 做一次小劑量的檢測,再等醫生們做最後的確認. 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八月初我在網站上看到 “亞特蘭大有奇蹟” 的報導,首次知道了”生命自救功”,看了曹又芳 女士的故事,及漫畫家老瓊的親身經歷,更令人雀躍的是,新竹竟然有練功點,而且不用報名, 無須再負擔龐大的費用..於是在下班後,我即赴往新竹練功點.

好運的開始

第一天就遇到漪芳姐,(漪芳姐每週二來一次),我何其幸運第一天就是星期二,漪芳姐仔仔細 細的教我9大要項. 我依樣畫葫蘆(第一天還掌握不到)的跟著一群學員練站功,站到二十分 鐘左右就不行了… 全身發抖冒冷汗.. 嘔心又不舒服.. 漪芳姐扶著我到洗手間.. 我來來回回 的吐了五次,排(非􏰃)了五.六次.. 意識不清.. 反胃發冷 虛虛的躺在沙發上…到人將走盡….

心裡害怕著..這是啥功法! 我的媽呀! 第二天我就不敢去了. 第三天我又翻了翻師父寫的書. 看到Q&A 的練功現像,想著我昨天那樣是上面說的排毒嗎?心裡掙扎著,要不要再去試試看? 有點害怕. 不會再像昨天一樣 ??? 去吧 ! 去吧! 反正也沒救了.

就這樣..第三天晚上我又去了,我每天不分括風下雨(颱風天練功點只有我一個),我也去站. 一站就是一個半月. 站到常吹風感冒( 練了一身汗,吹著風回家), 眼看著學員訴說著, 什麼 毛病好了, 這改善了,那輕鬆了. 漪芳姐問我有沒有比較好? 我沮喪的搖搖頭…. 而且疼痛還 是疼痛.. 覺得活得好辛苦.. 好沒意思….. 逢九月底,不堪新竹風大天冷的我,改回家自己悶頭 練了..

我看著網路上,眾前輩的心得,大家都好了,我怎的就不好 ?..聽學員們訴說著,什麼毛病好了, 這改善了,那輕鬆了. 就怎我不好 ?..想著想著…我對雅特蘭大發出我的第一封求救信…

原本以為此信是石沉大海的,因為我在網路上許多次與網路醫生的Q&A,不是石沉大海,就 是” 請到本院由醫生詳細為妳詳細解答 “. 從第一封的我是宋奕,還是我,又是我,請教一下, 不可以再請教..一封一封的發出. 亞特蘭大的義工們一封封的回應我,為我解惑.

我從可不可掛蚊帳,可不可以樹底下..一路的問到手指頭..腳趾頭..問到虎口麻,膝蓋痛,全身 跳動不停怎辦? 手的勁道? 臉癢可不可以抓? 坐功腳折到氣血不通? 身動會不會讓氣化為渣? 我一路傻問著. 跟著義工們的指導一路悶頭練. 練著練著.. 問著問著….天上竟然掉下天 使來幫我! 亞特蘭大的義工,改成自亞特蘭大三天兩頭的打電話給我….”電話調功,分享心得”… 給我加油打氣 !

 

我沒因得癌症及疼痛掉過一滴淚… 卻因感佩這些守護我的天使群們的付出….自己激動的哭了幾次.. 我的天使,一路看護著我…. 我一路的摸索著…漸漸的摸索出一條叫”希望”的路..

這一段期間,我練功練到痛倒在地,我痛到打自己的頭,想扯出自己的舌與耳..真痛得難受… 也不知是否冥冥之中自有定數… 我是個敏感又怕痛的人,在練功去病的過程中即使痛到要打爆自己的頭.. 我竟也沒停下來..我心想著誰要與你共存..痛死妳這癌細胞.. !

我先生在一旁看著我髭牙裂嘴的,搥胸打頭的.. 竟也不曾心疼的阻止我… 竟還回我 …… ” 嗯 ! 痛是好事 ! ” 這小子在一旁冷眼觀察我在攪什麼東西..偶爾見他翻著我的書,看著我帶回來的心得,筆記.. 在我練功滿一個月的那天,他加入的我練功的行列. 他的理由是: 大冷天 的,在室內都要披件外套,但光這樣的一個姿勢,短衣短褲的…卻熱到汗流夾背.. 肯定是有神功.. ( 他愛看武俠小說,直說太神奇了,好像在練武功一樣 ,現在練的比我還勤快喜愛 ! )

他每天聽我叨叨嗩嗩的訴說著,這痛那痛的..痛的多煩多苦.. 十月底在買菜的路上..我又開 始對著他訴苦, 訴說著的右胸右頸有多癢.. 抓不到的癢..煩死了.. 那小子,白我一眼說.. ” ㄟ.. 妳沒發現妳最近不說痛啦 ? 只是癢..那不錯啦 !.. ” 我愣了一下… 回家趕忙去翻我的練功日記.. 對喔..自手術完近八個月以來,我一直深陷在著這折騰人的痛苦中.. 完全沒有注意 到自己的改變.. 我竟然忍著練功產生的痛,搥著自己整整兩個禮拜..而且我還發現,練功產生的痛,總在第三度功時產生.. 難怪我早先傻練了個一半月..每次不到一小時的,難怪什麼感覺也沒有.., 心裡有一點激動..欣喜,似乎看到陽光自我的窗口灑入….

這三個月期間,除了與義工們的Q&A外,就是每兩週在電話上認真的聽師父開釋,及重覆的看著學院網上師父的文章,師父的書,前輩的心得.並在字裡行間中,饑餓的攝取前輩們的知識,經驗. 一次一次的看,每看一次都有不同於前一次的體認.我之前也學過一點點中醫入門 及穴位經絡, 是以也重拾我的穴位銅人及筆記講義認真的重新讀起..並捧著雅菁的練功心 得-雅菁的姿勢分解,框起來當我的寶–“雅菁武林功法” 卯起來練..,就這樣…身體的改變,叫 人驚訝的難以置信 ! ! 它一點一滴的..慢慢的….讓我查覺不出 ! 尤其是我一直深陷在著這折騰人的痛苦中,當一驚覺.. 一晃已三個月 !!

===================

十一月,一連三天的回院檢驗,第三天報告出來了…我的醫生告訴我,可能要再投第二次中劑量的放射碘, 什麼 ?再掃一次? 為什麼? 我很清楚放射碘對人體的傷害..,我疑惑著追問.. 為 什麼? 幾位醫生會診後回答,因以目前的核子醫學儀器,掃不到異常,頸部並無嗜碘的現象… (甲狀腺殘留組織會嗜碘). 我有點興奮又不安的.. 問,若我不做中劑量的放射碘,可以用什麼辦法替代嗎 ? 醫生最後回我,若驗血報告出來,癌指數無異常,就可以再觀察,暫時無需開刀, 也無需再投重劑量的放射碘治療.

第二天一早,我與醫院聯繫,驗血報告出來,癌指數正常 ………….. YA !!

我的醫生告訴我,有可能是半年前,我做過一次重劑量的放射碘治療,清除了我的甲狀腺殘留組織. 我是個小老百姓,小小蝦米,我並不想激起醫學界的撻伐. 我不想去問:為什麼一個半月前它還在,一個半月後它會被半年前做過一次重劑量的放射碘治療給清除了…. who care ?

無論是醫學的貢獻(放射碘治療),或練功使致,我都心存感激 !! anyway.. 我暫時不用開刀也無需再投重劑量的放射治療了.

最重要的是 : 我不再為疼痛所苦 ! 我找回了我原有的生活品質 !!

 

這是我來來回回逛了多少家醫院,看了多少醫生都治不好的 !!

樓下的二嫂􏰄跟著我到練功場學功,準備教她妹妹,樓上的三哥三嫂􏰄也到我家來學自救功,我將師父寫的,”生命自救功”,送給我的總經理,與他分享我重獲生活品質的歷程,並謝謝他沒有因我常請病假而資遣我.我也分享我的練功經驗給有興趣及需要的同事.連我年近七十的 媽媽,我也教著她練.我與我練功點的親密戰友們- -外子,范姐,吳大哥,惠子,互相加油打氣.. 討論心得討論功法,也效法學習著前輩用兩隻腳走路..我並沒有離開職場,我把上班當做一 種更嚴酷的修練– -在紅塵中修練… 以往在工作上,會因各部門立場不同,而爭的情緒波動.. 現今我已漸漸學會笑看人生.. 盡量練得百毒不侵..有什麼比生命與健康更重要的呢? 卻也從中發覺.. 抽離情緒來看事情,工作好像更得心應手了.

現在我愛的人,愛我的人,漸漸都加入練功的行列,互相的加油打氣,也互相提醒導正以往的 觀念..我希望大家都能保健康..少一些心痛心碎..也是一種幸福喲 !

我牢記我的癌友說的,她的醫生說,既使癌指數正常了,也別得意 ! 一不注意,它隨時會反撲妳的..我雖然顯得慢步緩行.. 雖然噗噗的仍飛不起來… 但我除了第二天的驚嚇.. 卻也從來沒有停下我的腳步… 我原本怨嘆著自己年紀輕輕就罹癌..現在反而有一種因禍得福的感 覺, 我年紀輕輕就得以開始接觸自救功法.

我們􏰂定不再花冤枉錢買那些昂貴神奇的東西來吃,而以練功,改變生活態度及飲食來對待癌症,至今我與外子身體狀況很好,我們也放慢生活步調讓身心處於平衡狀態,心存感恩,對健康愈來愈有信心.

在此,我感謝師父無私的傳功解惑,及所有義工們的付出. 謝謝您們 !! 尋回健康的這條路.. 我才剛起步,路還很漫長. 我會繼續努力往前走. 我一定能是一隻羽翼豐滿,昂首闊步,健康快樂的..鴨子.. “志堅心誠,日日精進,功到自然成 “. 癌友們 ! 加油 !